吐 槽专 区

召集令

MORE+

神对话

MORE+
  • 30 8月
    学费,求助。

    你好,我是今年高三应届毕业生,在接下来的9月,我将会踏入大学的殿堂。但很不幸的是,可能我社会阅历不足,遭遇到电信诈骗,被骗取了2000元的生活费。我家庭比较困难,全家靠低保收入,只有爸爸跟我。但爸爸前不久中风,每月也要药费支出。想问问团县委这边能否帮助到我。谢谢

  • 15 6月
    连续被实习生放鸽子是怎样的体验,如何寻找靠谱实习生?

    连续被实习生放鸽子是怎样的体验,如何寻找靠谱实习生?

  • 23 11月
    要怎样才能不在乎被别人骂?

    要怎样才能不在乎被别人骂?在线等!

新鲜事

MORE+
  • 高校艾滋病感染高速增长 八成源于“好基友”
    人民日报公众号9月26日报道,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日前,南昌市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至2016年8月底,南昌全市已有37所高校报告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共报告存活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35例,死亡7例,近5年来,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年增长率为43.16%。 圣洁的高校仿佛中了魔咒,挥之不去,特别是近几年,学生“染艾”人数迅速增加……   看看下列细思极恐的数字: 北京: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 上海: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去年同期上升31.4%。 广州: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的性传播感染。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高校艾滋病情上涨的同时,一些中部省份高校学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比如说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  正如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可谓是触目惊心,如此发展下去,后果可谓不可想象。 高校本为一方净土,学习的乐土,创新的乐园,为何成为艾滋病重灾区?艾滋病又是如何入侵象牙塔?  高校染艾者八成源于“好基友”  根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性传播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途径,而在青年学生中通过男男性传播感染已达81.6%,形势非常严峻。 以广东为例,2002年至2015年,广东累计学生艾滋病病例为630例,其中男男同性性传播占比70%;在江西南昌2011—2015年新发学生病例中,男男同性性传播占83.61%;湖南省从2007—2015年累计报告536例,这些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学生主要是男性,占90%以上,传播途径以男性同性性传播为主,占69.6%。 对此,吴尊友分析,大学生男男同性传播感染者上升的主要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早期对这部分人群不够重视,监测不到感染情况,二是大学生刚从高中学业压力释放出来,对男男同性性行为感到新鲜,就想“尝试一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风险。  性观念开放,性知识滞后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于性话题及性行为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2015年,针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西安等34个城市的高校本科生,分男女、年级进行摸底调查研究显示: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60.5%接受性解放、性自由,67.1%接受婚前性行为,近七成大学生接受未婚同居行为。 大学生的性观念、性心理、性行为虽然趋于开放化,可是对于性病知识的缺乏及预防能力却令人堪忧。 西安南郊某高校22岁男研究生小东(化名)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感染艾滋病,“一直不敢也不想检查,总觉得距离我很遥远。”外表斯文的小东说,他在读研前就比较喜欢男性,“男友”都是经网络认识的,通过QQ聊天,等聊得投缘后就约会,“有四五个,长的交往几个月,短的就一次”,大家在一起不问名字,也不用安全套。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被哪位“男友”感染的,是否还有人因为自己而感染。 以广州10所高校600名在读大学生为调查对象,通过问卷调查、小组座谈等形式进行对性传播疾病相关知识的调查中,发现大学生对性病的了解甚少,50%的学生表示“有所了解”,23%的学生表示“不了解”;在处理性病的问题上,54%的受访学生选择“自行去看医生”,少数学生选择“默默忍受”。 甚至有的大学生认为自己离艾滋病很远,不会被感染。 广州高校大学生防艾公益组织介绍,大学生“男男”之间没有避孕需要,大多不会采用防护措施,导致“男男”成为大学生艾滋感染最高危的群体。 教育宣传的缺位 连年高速度增长的大学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对于学校、对于社会、对于每个家庭都将是一场噩耗。 调查显示,互联网、书本、杂志和跟同龄朋友交流是获取性知识主要途径。其中,不少男生通过互联网、色情材料了解性知识。 传道授业的大学,却忽视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 陕西某高校教师刘闻,自己也是一位艾滋感染者,他说校领导往往对性教育闻之色变、避而不谈。刘闻表示:没有人愿意谈。如果谈的话,可能社会上会认为,是不是这个学校有问题,会影响学校招生。  有些高校即使开展性教育,也仅限于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那一天。陈子煌所在的公益组织曾在高校开展过讲座,但效果不甚理想。陈子煌说,那些学生都不是自己来的,是学校团委下发命令,每个班要来多少个人,来加学分的。 在教育部体卫艺司巡视员廖文科看来,高校防艾教育开展的最大阻碍,恰恰是某些高校管理者,没有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来抓。 如果大学防艾知识课堂持续“失语”,学生们得不到健康、正确的教育,很可能误入歧途甚至给他人带来伤害。正如我们看到的结果,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上升明显,这些被感染孩子的人生悲剧已经无法再弥补。  较低的自检率和自知率   南昌疾控每年主要对暗娼、吸毒人员、“男男”、性病门诊、肾透析、无偿献血、青年学生进行检测。专家介绍,疾控部门主动对这些高危人群检测外,市民还可以享受免费自检,但居民自检率很不理想。比如,南昌去年艾滋病检测55万人次,除了重复检测和外地人口,南昌艾滋病自愿检测人数还不足10%。“很多人还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另外不少高危人群也抱有侥幸心理。”专家说。 正是这种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的心理作祟,艾滋病的自知率在我国也并不高。与美国等国家相比,中国艾滋感染者的知晓率,也就是自知率还处于一个相当低的水平。根据《中国青年报》2014年12月的报道,美国艾滋感染者的知晓率为75%,我国估算为54%。 有些人是因为不想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因为担心检测出来后根治不了却还要受歧视,找不到工作。“但这同时也意味着错过了接受治疗和关爱的机会,增加了传播的可能,形成了一个非常负面的链条反应”,专家分析说。 潜在的社会歧视是影响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自知率较低的一个主要原因,而社会歧视存在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公众对艾滋病的传播方式还并不了解。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国《艾滋病防治条例》中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对于在高校中日益庞大的这一群体,廖文科认为,高校一方面应该有针对性地普及和加强艾滋防控教育,另一方面,更要为这些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学生们完成学业提供方便。 针对高校青年学生的防艾工作虽说是教育行政部门与高校的分内事,但是,我们的社会各界也应该有良知,来促进那些正处于青春期的大学生健康成长。 还有,我们的家庭,尤其是我们的父母,不要以为孩子考上了大学就万事大吉,放任孩子,这其实同样会害了孩子,会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孩子考上大学,作为家长,依然不能放松对孩子的教育,尤其是性方面的教育,要有正确的引导,让孩子安全度过青春危险期。   高校何以成为艾滋病的重灾区?这不是我们只需要思考的时候,而是我们需要面对、需要以实行行动来应对的时候。要将艾滋病毒逐出校园,不能再停留在口号,而需要我们整个高校、整个社会、每个家庭都联动起来,共同发力将艾滋病的宣传教育细水长流地进行下去。如果说曾经的失语已经难以弥补,那么今天严峻的现实会倒逼我们行动起来。  关心、关注大学生的健康成长,不只是因为他们是孩子,还是我们的未来和希望!
  • 北大高材生炼成两栖霸王花:当兵就要当最好的兵
    位于队列最左方身手不凡的上等兵宋玺入伍前就读于北京大学心理学专业。 中国青年网记者 卢冠琼 摄 中国青年网湛江9月27日电(记者 卢冠琼)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当记者在雨后泥泞的训练场上见到宋玺的时候,她与战友们正协同完成攀登滑降科目训练,在攀登楼中娴熟地“飞檐走壁”,而后轻快利索地“从天而降”。训练有素、本领过硬,海军陆战队女子特战分队的队员们“惊艳”了在场的数十名走入军营的网络名人们。 记者了解到,位于队列最左方身手不凡的上等兵宋玺入伍前就读于北京大学心理学专业,是一名大四的学生。 当队长一一对女兵进行介绍时,眼神刚毅的宋玺在掌声中羞涩地抿了抿嘴。 一名即将毕业的北大在校生,为什么会选择携笔从戎、走进军旅? 曾是北大十佳歌手、戏剧达人,想当最好的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年仅22岁的宋玺在校期间,是随校合唱团征战国际赛场的领唱,也是活跃在舞台上的十佳歌手与戏剧达人,曾作为校代表团成员赴拉脱维亚、韩国等国进行比赛和访问交流,赴台湾地区参加两岸学术交流,多才多艺、成绩斐然。 宋玺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曾经是38军的一名军人,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军官。自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受父辈的影响,宋玺在心里深深地埋下了军人情愫。 “高考时,我很想报考军校。”深知军人不易的母亲觉得当兵太苦,希望宋玺能够到普通大学完成学业。“上了大学,当兵的理想一直深藏在我的心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学校橱窗里的征兵宣传栏,宋玺再次动了心。 尽管已是大四学生,这一次,她没有放弃。在得到了父母的理解与学校老师的支持后,宋玺将军营梦带进了现实。 “新兵连的时候,在面对新兵下连的选择时也犹豫过 , 去哪儿,我自己内心非常渴望来我们女兵队,因为她们被誉为‘两栖霸王花’,95年组建时,基本上算是全军最早的担负作战任务的女子侦察分队。但是,我的膝盖在学校打篮球时受过伤,怕自己瘦小的身体承受不住考验。” 经过一番复杂的思想斗争,宋玺还是决定来海军陆战队。笑着回答记者,宋玺说,“因为我觉得,当兵就要当最好的兵,海军陆战队的生活一定会让我的军旅更加精彩!” 霸王花不好当,凤凰涅槃再回训练场 “新兵下连后,我积极参加中队的各项训练,但是军营以最高的效率与最强硬的事实告诉我,圆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入伍第一天,宋玺便跟新兵连班长表了自己的决心:一定要到生活最苦、也最帅的陆战队当两栖霸王花!“但班长告诉我,霸王花不是那么好当的。”班长的这句回答在宋玺的脑海中记忆犹新。 “刚刚下连,就因为训练时自己的不小心和潮湿的天气导致膝盖旧伤复发,每次扎马步定步子和跑武装之后都疼痛不已,甚至走路都困难。”宋玺告诉记者,“这种挫折在当时对我来讲真的是毁灭性的……我害怕训练进度跟不上,愧对前辈们用血汗赢来的两栖霸王花美誉,也不舍得自己的梦想就这么半途而废,所以硬要跟着跑,跟着练。” 新下连的兵,训练紧张,不止操课时间要努力训练,就连看新闻时间都要扎着马步或平板支撑扬着头进行补差练习;生活也紧张,吃饭三分钟,洗澡连带洗衣服也只有十分钟。 海军陆战队女子特战分队女兵们枪法精准。 中国青年网记者 卢冠琼 摄 “白天难熬,夜里躺在床上,全身疼痛难忍疲惫不堪的同时还要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入睡更加难熬。”引用时下最热的网络用语,宋玺俏皮地说道,“天知道我们究竟是如何用尽洪荒之力度过了那样的一段日子!”她向记者感慨,“幸好,在女兵队这个温暖集体的带领下,我养好了伤,跟着大家一起浴火重生,在汗水与挫折中涅槃,才有了如今的样子。” 每一次的训练都像是一种煎熬,膝盖伤也因为坚持而加重,“每一次扎完马步,膝盖都钻心的疼”。1月初,中队要参加“寒训—2016 库尔勒”跨区实战化训练,在得知有四名新兵可以一起参加后,宋玺主动请缨,但是最终因膝盖伤没有如愿以偿。指导员安慰她说,这次不行还有机会,好好把伤养好,才有革命的本钱。 “为了帮助我更好地恢复伤病,队长指导员决定给我换个岗位,于是安排我去学习话务专业。”经过三个月的学习,宋玺成功拿到了话务员的上岗资格,成了一名话务员。 5月份的时候,部队组织濒海实战化训练,也就是俗称的“海练”,虽然到话务班当了话务员,但是宋玺的心仍然在训练场。“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和恢复,我再次申请参加海练,起初,队长指导员都不同意。”一再努力争取的宋玺用执着打动了他们,最终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训练场。 5至7月份的海练场,对普通人来说,万里无云可能意味着一个出游的好日子,但对于陆战女兵则意味着要在5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下长游三公里。“严酷的高温还不是唯一折磨人的,更恐怖的事物是一种看上去很可爱的生物——海蜇。 ”宋玺说,“它们看似萌萌哒,但蜇起人来却一点儿不留情,甚至可以说是噩梦。”她告诉记者,“我曾经见到一位班长身上好大一块儿疤痕,白皙的腿上那一片错综纠结的暗红色让人望之心惊。” 宋玺问班长:“海蜇咬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坚持不上保障舟继续游下去呢?”班长的回答触动了宋玺,“当时大家都在奋力往前游,我也一直跟着使劲游,就忘记了疼,就这么坚持下来了,没觉得有啥。”“虽然没被海蜇蜇,但我看到班长伤口的样子就肉痛。班长就是靠着陆战队员的拼搏与坚持,把训练场当做战场,忘我的奋斗着,牺牲着,硬是坚持了下来。”宋玺说,“这种军人的血性时刻鼓舞着我,让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任务是陆战队员完成不了的!” 南海小岛上重温入党誓词 祖国寸土由我守卫 “野外生存训练时,我们坐冲锋舟上岛,靠着仅有的两升水和三两米、三两土豆、三两洋葱在荒岛上生存了三天三夜。” 宋玺向记者介绍,“我们挖野菜,撬生蚝,抓螃蟹,但是对于我们不算大的胃来说也是杯水车薪。”虽然饥肠辘辘,但训练却不能停,“因为我们是战士!”夜里冒着倾盆大雨拉战备,白天在悬崖峭壁上攀爬……并在中国南海的小岛上举行了庄严的重温入党誓词仪式。宋玺回忆,“当面对着广阔无际的湛蓝海面,大声地复述入党誓词时,我的心神随着海风飞扬着,想到祖国的每一寸领土都是由我们在守护,不禁热泪就掉了下来。” 在军营里,除了艰苦的训练,还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也让宋玺的文艺特长有了用武之地。“我现在还是我们旅参加纪念长征胜利歌咏活动合唱队的领唱,平时,也会在俱乐部与战友们一起练钢琴,弹古筝。”宋玺笑着说,“我们不仅是铮铮铁骨的‘女汉子’,也是柔情似水的‘小女神’。” 来到部队后的一年里,有从军报国梦想的牵引,有班长战友的谆谆教导与相互扶持,更有混杂着汗水、血水与泥水的踏实付出与坚持。回顾这一年多的训练生活,有欢笑有泪水,有挫折有成长。宋玺告诉记者,“部队让我明白了,用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浇灌出的甜蜜果实,成长是自己的,收获也是自己的,而用这些收获与成长去回报社会,回报祖国,才是最有价值的。”不忘初心,踏实肯干,才能继续前进。宋玺说,“相信在军旅生涯中学习到的东西,足够我受用一生。”

办妥了

MORE+
  • 22 6月
    南雄四万斤滞销的砂糖桔“有主”了!

    事件回顾: 南雄市水口镇泷头村的村民们种植的几百亩柑橘,由于天气原因,原定去收购的老板反悔放弃购买,仍有大约4万斤无公害砂糖桔挂在树上,无人问津,广东青年之声率先行动,帮助南雄市水口镇泷头村的村民们解决了4万斤砂糖桔的滞销问题。 1月26日 一条标题为“南雄4万斤无公害沙塘桔挂在树上等你带走!!!”的求助帖在“青年之声·广东”平台上出现,立刻引起了“青年之声”工作人员的高度关注,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联系了当地团委,对该诉求进行了核实。并在平台上作出了初步回应 1月27日 工作组随后紧急召开方案研讨会,制定出帮扶方案。工作组首先在【广东共青团】微信号推送求助信息,结合新媒体社群矩阵大力推广。接着利用团组织优势联系到一批大众买家,同时联系电商,为村民定制合适的电商销售方案。 信息一经推广,立刻得到了社会爱心人士的响应,省内外(远昆明)乃至新加坡都有爱心人士表达了购买的愿望。更有青年志愿者不畏寒冷,主动帮助村民们采摘、包装砂糖桔,让砂糖桔能如期送到买家手中。 1月28日 截止至1月28日下午,四万斤原本滞销的砂糖桔已被订购一空。

  • 22 6月
    当中学生的“小纠结”遇上“青年之声·广东”

    2016年1月初,在广东青年之声的帮助下,中山市古镇初级中学初三学生在平台上反映的“初三学习压力比较大,希望学校多举办一些减压活动”的诉求得到了妥善解决。 2015年12月,正值寒冬,广东省中山市各校学生进入紧张的复习备考阶段。但在“青年之声·广东”平台上,中山市古镇初级中学初三学生反映:“学习压力比较大,希望学校多举办一些减压活动,让初三学生也得到适当放松”。一石激起千层浪,类似的留言逐渐增加。截至2015年12月28日,平台数据显示,古镇初中的学生发帖总数近百条,普遍希望学校开展课外活动减轻初三学生的心理压力。 面对学生们急切的诉求反映,“青年之声”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古镇镇团委与古镇初中,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核实。随后,工作人员在平台上作出了初步回应。同时,古镇镇团委积极联系当地心理协会志愿服务队,心理咨询师们在平台上为学生们分享了很多行之有效的解压技巧,如自我暗示法、动作放松法及呼吸法等。 据学校心理老师反映,由于临近中考,近期学校确实接到一些学生反映的心理压力问题,但除了中考带来的学习压力,更多的还是来自亲子关系或家长对学生期望过高导致的。 古镇初中随即召开了学生代表座谈会,了解同学的具体需求,并对初三部分学生进行一对一访谈。结合以上情况,镇团委联合教育部门制定了学生心理健康工作方案: 一是开展“中学生心理健康系列活动”。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为全镇的中学生进行心理健康建档;组织开展亲子沟通、考前减压等学习讲座;组织心理协会成员开展现场心理咨询活动,为学生现场解答相关问题。 二是将学生心理健康观察纳入班主任、任课教师的常态工作,发现学生心理问题立即转介给心理老师跟进,必要时为学生进行个案心理辅导; 三是鼓励学生在“青年之声”平台反映真实心声。同时,古镇心理协会志愿者服务队将在平台上持续关注有关动态,成员排班轮流登陆平台,关注、回应青年的需求,为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保驾护航。

  • 22 6月
    广东“青年之声”平台里灌的“热水”

    2015年12月初,在广东青年之声工作组的努力下,帮助广东两所高校学生解决了他们在平台上所反映的学校宿舍热水时间供应过短、热度不达标等问题。 11月中旬,广东两所高校学生集中性地在广东青年之声平台上反映其所在学校宿舍热水时间供应过短、热度不达标等问题。截止12月初,关键词为热水的主题帖约3000条,占据了总帖数的17.69%。 在了解到青年的定向诉求后,广东青年之声平台工作人员迅速分头行动,技术组在分析挖掘平台海量数据的基础上初步推断形成了舆情发生的两个目标高校,联络组随后便联系上了这两所高校的相关人员,并了解了具体的情况,共同协商解决方式。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或许同学们仍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继续在平台上灌着热水……却不知,两所高校团委对于该事件的复函已在广东青年之声平台办公室的桌子上。而团省委和学校团委的沟通,学校团委对学生需求的调研、代表学生与学校相关部门的协调等工作,早已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其中一所学院院方介入后,个别学生宿舍水温不达标的问题已得到明显改善。学院后勤管理处正就学生对热水供应的其他诉求与两家供应商积极协商解决当中。 另一所学院后勤部门正在对热水供应的时间段重新开展评估,学院计划投入一定的资金,在目前400吨/日的基础上逐步提高热水产能,更好地满足学生需求。